厚德菌 厚德菌

一个八零后文艺范儿佛系程序员。

目录
《南禅七日》附一
/  

《南禅七日》附一

附一 

   他们三位同学,老同学,同你们这里的那位新同学,不死心,硬要行香,走一趟,好吧!(大众绕禅堂行香)现在我们不是部队出操啊,不是在练兵,在行香,因此,走路的脚步,不是在那里顿脚,玩把戏啊。真的会走路,行香的人,等于练武功的道理是一样。走路是两句话的原则,举步,腿抬起来,如灵猫捕鼠。那个猫抓老鼠一样,一点声音都没有。落脚踏到地上,如泰山压顶,实在的,很轻灵的。不是在那里穿个皮鞋,背个枪,在那里练顿脚,踢呀,踏呀那一套。举步如灵猫捕鼠,下脚如泰山压顶。很轻灵的,身体放开,没有身体的观念,很自然的,这个就是经行的道理。眼睛不要低视,平视,看前面,照相机一样,看前面那个人的头颈领子那里一样,这个视线的程度。不要妄想,抬起头来,不要妄想。行若无事,自己不晓得在走、不走啊。眼睛不要上望,也不对,平视。(南师香板击地,大众止步。……)

    

   所谓观世音菩萨,普通叫做观音。为什么叫观音,本来翻译是观世音,到了唐朝有个人做皇帝,避讳,他的名字叫李世民。所以观音菩萨,也退位一点,客气一点,把中间世字拿掉,所以叫观音。就是观世音菩萨。每一个菩萨的名号,同修行做功夫的经验有关系的,观察世间,自然界一切音声而悟道而成道的。所以他的报告在《楞严经》上很重要一段,观世音菩萨为什么修到大慈大悲救苦救难?他的报告第一句话:从闻思修入三摩地。这是佛要他起来报告的,释迦牟尼佛要他起来报告,他就报告,最后的第二十五位,他是第二十五位作报告的,二十五位文殊菩萨做结论的。他说我的修行法门,用耳朵听声音,从“闻”耳朵会听,也不是参话头,也不是念佛,从耳根进入。这个世界有个耳根,一切声音都听到了。所以你看,观世音菩萨在普陀山,尤其听那个海潮音,潮水来或者在溪水旁边,听那个流水滴滴答答,潮水轰隆轰隆。一阵一阵的浪潮,叫海潮的音声。吵人的不得了,就在吵人里头修。耳朵会听见声音,

    

   这个声音一进入,进来以后,自己用智慧去参究了。“思”,思考,就是参究,禅宗讲参,也包括了思考。耳朵是个空的啊,声音进来里头耳膜就反应,听见了。听过了,声音到那里去了,这是一个声音,声音的性,本空。你说空吗?有,当下就空。从闻一切音声,或者听自己内心的,血液的流动,思想的音声,一声一声,观世音菩萨正讲到他要听了,刚刚好下了一点雨,现在他也不给我们听了。不然下雨,滴滴答答,从闻思修,声音方面的,从声音这个上面进入。入三摩地,到达入定的境界。他利用耳根起修,到达入定境界。那么,他用功的过程,简单明了的把原则给我们报告,所以你们现在坐在这里,如果眼睛不看,耳朵听我讲话,放狗屁的一样的声音,这是音声修了,这是观音法门。从初于闻中,

    

   第一步,耳朵听到声音,旁边的人呼吸声音也听到,什么都听到,在闹市里头汽车吵的呀,都听到。你说声音好烦人,烦是你意识烦,第六意识烦,声音根本无所谓烦不烦。如果你练习惯了,像我们有时候经过那个机器间,或者是飞机要起飞了,在飞机下面站著,两个耳朵轰……好像快要聋了,你马上把耳根听的功能一空,什么都不起作用了。耳朵为什么震聋了?是你因为声音进入耳膜,你意识心配上了,意识一著急,神经一紧张,耳膜震破了。如果意识不著急,神经不去紧张,你整个放松了,没有事啊。同样道理,他说所以从闻思修入三摩地,初于闻中,开始听,听一切声音,每一个声音都听到,慢慢地也不是用心去听,自然听到,自己老是在那里静,这个声音来了,就听到,声音跑掉就走了。入流亡所,慢慢听啊……“入流”到什么流,不是流水,证入了自性的法性的功能之流了。于闻思修,初于闻中入流,证入法性之流。亡所,慢慢就忘掉了所听的是什么,狗叫同我讲话的声音是一样,不起分别了,入流,进入法性之流之性,忘记了所以然,所听的声音了,第一步,他说。

    

   第二步呢,所入既寂,所听的声音进来都没有妨碍了,自己内心非常清净,寂灭,到达这个境界的时候,怎么样?动静二相,了然不生,进入菩萨的大定的境界,得无生法忍。动相,是听到声音。没有声音的时候,有没有现状呢,有境界没有,有啊,什么都听不见,也在听,那个是静相。有声音是动相,刚才我们在走一样,大家都在走是动相,一个香板,啪,一拍定住了,定住了这一刹那,什么声音都没有,这是静相。两个现象,并不一定说动相不对,静相就是道,不是这个意思哦。动也是相,静也是相,正反的,等于这个手心也是手,手背也是手。动也是相,静也是相。真的道在那里,能动能静的那个本能那个自性。动静二相,了然,都清楚,动来了声音来了知道声音声音去了知道没有声音,动静了然不生,一个杂念妄想都不动了,第二步功夫。观世音菩萨都给你讲了,修持经验都有,是你们自己看经学经,一边学,差不多观世音菩萨还要跟我们学呢,自己没有用心。

    

   第三步,如是渐增。这个样子的境界,如是,就是这样。渐,慢慢……不要急,只要你功夫到了,渐渐地增加这个境界。闻所闻尽,听到声音,能听声音的动相的,能知道静相的,这个能闻之性,闻,所闻的境界都空,都没有了,闻所闻尽,都没有了。那我们讲什么都空了,他没有讲空了。“闻”,听到的。能闻之性,所闻的。都空了,能所都空了,慢慢的都亡了。尽闻不住,你觉得,什么都听不见了,什么都空了,这个境界认为自己了不起了,不要,还要放下,不理,没有关系,尽闻不住。那么这个时候,第四步,你会觉得自己能够知道,能够灵灵觉觉的自性,觉所觉空,能够知觉一切的,以及自己本身能觉的作用,能觉所觉都空了,真正达到空灵的境界。然后,空觉极圆,空所空灭,在空的境界慢慢修持,久了以后,能空的与所空的都没有,不是没有,达到圆满境界,圆满,不能说他空,也不能说他有,也不能说他非空,也不能说他非有,空有都不分了,空觉极圆,空所空灭。连空也没有,连空也空掉了。有个空,已经不空了嘛!最后呢,连空也不空。生灭既灭,能生能动能静生灭法,这个都寂灭了。寂灭现前,自己的本性本来面目就现出来了,就是这个样子。他说他报告佛,观世音菩萨,我为什么修成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,观音就是靠音声入道的,他到了寂灭现前。忽然超越世出世间,就在这时候跳出了世间,超越了。不但跳出世间,也跳出了出世间。等于说这个时候出了家,这个时候又入了家,无家可出也无家可入,无境界可出,无境界可入。然后他的一切,因为他的愿力大慈大悲,所以,普遍地在苦海茫茫中间度众生,而且观世音菩萨随时化身是女身,尤其是他同情女性的境界,实际上他无男女相。观音菩萨各种各样的化身都有的,因为他的慈悲愿力的关系。我们为什么行香?以讲观世音,讲到他,他又下起雨来,一想他他就雨来了,现在他又不下了。哦!对了,这里是南普陀,他的分殿,是要来看看才对。所以我常跟大家基督教、天主教那些神父、牧师讲笑话,你们啊,做生意做不过佛教的。怎么呢?你们只有一个天堂,在别的世界开了一个观光饭店,而且教人家不要怕死,早死更好,到我们那个观光饭店,免费招待就上天堂。你们每一个宗教,都在另外一个世界开了一个招待所、观光饭店,当然佛教也开。佛教开的是西方极乐世界,老板是阿弥陀佛,总经理是观世音菩萨,也还有个副经理大势至菩萨,都在那里帮忙。所以你们每个宗教都讲自己,我那里观光饭店免费招待,周到才好呢!大家都进来,都争取快死,死了跑我那里来,这个是宗教。但是你也做不过佛教,佛教说死了,我那个西方极乐世界一切平等,而且不花钱的,思衣得衣,你想穿什么身上就穿上了。思食得食,要想吃什么,前面就有了。想什么有什么,而且不收费。

    

   而且那个地方,也没有男女的麻烦,所有人到了极乐世界无男女相。你说他是女人吗?不是,女人那么漂亮。你说他是男人吗?不是,也是女人那么温柔。所以没有爱情的纠纷。没有什么都没有。没有功名富贵,没有政治斗争,都没有。极乐世界这样好。我说你做不过祂。你们只有一个天堂,那个观光饭店是三级的,佛教开的那个,五星级的。阿弥陀佛。你说我去不了西文,万一下了地狱,没有关系,我们有分号在那里,地藏王菩萨在那里等你。没有关系,没有关系。地狱去找地藏王。你说我也不想天堂,不到西文、不下地狱,我在世间受苦。没有关系,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。他的生意啊,三路分店都给你做完了。你看有个北普陀还来个南普陀,这个佛教,这个很厉害。这就是我们观世音菩萨修行的经验报告。不要看我啊,我这里没有观音。你回转来看你心中,像话讲完了就没有声音,动、静二相,了然不生。你就进入观音菩萨那个境界,他又来了,下雨,帮助你,你听听这个雨声,听到是音声,一滴一滴的雨声都告诉你空的,听过了就没有,而且越听越宁静,不要故意去听,你自然,就很宁静了。除了雨声,乃至隔壁人的动作声,一切声都知道,此心没有动过。这就是观音菩萨的境界。观世音。你看这个境界多宁静啊,所以我们这个老师兄,我在峨嵋闭关时,他看到我直笑,现在看我笑,歪个头盯著我笑,

    

   峨嵋山,尤其峨嵋山上,尤其到了冬天,那个时候不要说人看不到,鬼也没有一个,空山寂静。那个雨滴滴答答,那个境界,世界上,寂灭现前。不要用心,不要用耳朵意识,不要去注意它,这个意就把它拿掉了,自己意不注意,这个声音,声声入耳。入耳,完全不住,刚才观世音菩萨第一,报告的第一句话,入流亡所。听这个雨声,进入那个法性之流,慢慢慢慢忘记了这个所听的是什么了,心中特别宁静起来,入流亡所。奇怪,南普陀真是观音菩萨道场,你看这一堂,诸位都特别有境界,特别好宁静,真是观世音菩萨的功德加持你们,全堂都非常……境界非常好。你看他在这个时候,就是你们佛法经常写的——法雨弘施。他拿雨滴来给你说法。每一声每一滴的雨,都好像把你身心内在的妄想、业障、业力,洗得干干净净,每一个都好,真是感谢观音菩萨。在这个时候你把自己身体观念一丢掉,把身体的感受一拿开,丢掉,自己觉得跟虚空合一了,每一滴雨、每一个声音,都使你很空灵,洗刷你非常干净,自然身心与虚空合一。承蒙观世音菩萨的加庇诸位,在这一堂的你们的体会,定境上,几乎每一个都有所心得,我不能害你了,我讲话就害了你,你看在我没有讲话以前,那个境界好,你不晓得腿的难过了,我一讲,又来了,妄念又起来了,真是我舍不得讲话,也舍不得打引磬声音,把你们从良好的安定的境界里头把你破坏,罪过,罪过。可是,你真懂得了,就是再杂乱的声音插进来,了然不生。都知道,都同你没有关系,自己还在定中,还在清净中,这就对了。我不打放参的引磬,你们诸位觉得境界好多定一下,多练习一下,以后就不会掉了,自然会找到了,找到这条路走了。如果腿实在太受不了,放松腿,没有关系,不放松这个境界。我最高兴的,连我的老朋友杨老都进入这个境界,而且很深入。后面许老嘛,差不多,两个老和尚来了。清净的境界不是你用心去找,

   你不去找他,就在这里。你一听雨声,这个声音过了,声音并不妨碍人,声音本空。音声的,

    

   以科学的道理也这样,音声的本质空的,不空就没有音声了。譬如我们这个中间有个东西实在,在中间发不出音声,因为空才有音声,因为音声,自然空。所以观音的法门,跟一切众生结缘,所以观音法门,他的威力就是如此,威力就是包含了他的大慈大悲。一讲观音法门,观音法门法雨一下来,你们全堂百分之九十五都进去了,多厉害啊!(南师敲引磬三声)想下座的下座,不想下座的你尽管坐下去吧。讲到观音菩萨的法门,从音声而入道的声音,所以叫观世音。要你身心内在的体会观察,世界一切声音可以帮你,使你入道而悟道。所以大家拼命找一个咒子,学密宗的念咒子,或者念经念佛号,拼命在追求。你放下来清净了,不要追求,自己来了。你说音声、咒子,譬如观世音菩萨的大悲咒,包括普庵咒,很多的咒语的秘密你不知道,稀里稀里,哗啦哗啦,什么声音啊,现在都给你研究。所以真正的密宗,毗盧遮那佛大日如来,翻成大日如来的经典告诉你,一切音声皆是陀罗尼,一切声音都是咒语。你要注意,一切的声音,一切音声皆是陀罗尼,陀罗尼是梵文的翻音,就是总持总纲的法门,这就是观音菩萨的道理。音声,佛经上如鼓响,本性空的。可是一切众生,因某人讲了一句话,那句话本空过去了,在意识里头打了一个结,永远不忘,恨死了一辈子。或者说我爱你呀,这一个声音听过了,不晓得爱到哪里去了,什么都没有了,这一辈子就是为了这一句话就死掉了,奇怪!音声。所以一切音声皆是陀罗尼。毗盧遮那佛的大日如来,大日如来经,一切密宗的最高的最中心的根本。日本人看到这个经典翻译叫大日如来,就是我们日本,当年我们年轻在杭州读书的,日本领事馆在杭州西湖上,里西湖那里一块大岩石,他就叫人写了好几个大字,大日如来。那个时候还不懂佛法,看了就生气,真的生气,现在想想他真厉害,也生气,他的日本要来了,大日如来,他就用那个。实际上大日如来是翻意义,大日如来梵文名称就叫毗盧遮那佛,中央佛,毗盧遮那佛,所以很多咒语你不要问理由,不可以解释,从音声入道的道理就是那么玄妙,就有那么大的威力。但是音声本身是空的。

   修行学佛的……所以菩萨学五明之学是内明,

   所以很多咒语你不要问理由,不可以解释。从音声入道的道理就那么玄妙,就有那么大的威力,但是音声本身是空的。

   修行学佛是……所以菩萨还五明之学是内明,反转来内在的,这个是我叫他是生命科学。自然的科学在物质上,用自己的思想,利用物质向外面去……物理世界去追求真理求证它,这是自然科学家。学佛这个生命的科学呢?它同自然科学不同,它是不用外面的物理世界的东西,反转来回来用自己本身的官能,器官、五官功能,换句话,最大的功能,脑子。回来,脑子回来,研究自己的脑子,心回转来找自己的心。不要怕记不住,黑板上给你留下,等一下张开眼睛再抄,可以。所以骂你们的道理就在这一刹那,学会了这一点,记住这一下一骂,一辈子用不完的,这一声骂你,所以有些老同学们,好多年不见面了,我看得很高兴笑,他就很难过。走的时候告诉同学,老师没有骂我了,他晓得我的作风,我还骂你看你看得起你,等到看不起你,准备打消了,天天看你笑,恭维你一顿。恭维人是埋人,把你活埋了,拿高帽子把你活埋了,最好了。

    

   刚才讲了……生命的科学要反回来求自己内心的,譬如道家,南宗的一个祖师张紫阳真人,道也通,佛也通,禅宗更高明,后来雍正选历代的有成就的语录,佛家、道家,雍正语录就选了张紫阳。所以一般历史学者搞不清楚没有学过这个,说雍正想学长生不老啊!也修道都没有弄懂的。张紫阳真人关于参禅的经验静坐,他有一首偈子、诗非常好,“心内观心觅本心”,就是刚才讲,回转找自己的心,内在观察自己的心。我们思想感觉作用,这个是心,心的作用。“心”不是心脏,这是个代名词,现在所谓讲脑、感觉、知觉,拢总的归纳起来叫“心”。这个本来功能在父母没有生我们以前,没有成胎以前,这个心究竟有没有,是找这个。不是西洋哲学的讲的心,西洋哲学讲心,就是佛学讲第六意识这个作用,已经有了脑筋,脑子里思想的那个是第六意识,不是心的全体。所以讲这个心,是代表全体心。心内观心觅本心,本来那个心在哪里,就是原始的原始,没有我这个脑子,没有我这个身体,此心究竟存在哪里。第二句话,现在打坐不是看黑板,年轻人,告诉过你,又不听话了,就是这一点,太聪明,你知道吧,用聪明没有用。第二句话,“心心俱绝见真心”,内在一切思想一切感觉,一切作用都休息了,都清净下来了,慢慢俱绝,统统绝对的清净了。绝对,像我们几千年用,现在根据西洋文化来翻译作,肯定的。以前我们不太喜欢讲这个话,肯定、否定,西文逻辑的话。我们中国的逻辑是,绝对,否定,反对,这都根据《易经》来的,没有关系怎么用都可以,心心俱绝,绝对的、肯定的,每个妄心都停止了,感觉、知觉,都休息了。见真心,就可以见到自己那个真正根源那个本心的功能。“真心明彻通三界”,如果你找到本心本性那个根本,明白了,悟了,真的证道了,不是理论上到,要身心投进去求证到了,就超越这个物理世界,超越三界之外,“真心明彻通三界,外道邪魔不敢侵”。鬼也好、魔也好、神也好,都不敢碰你。张紫阳非常有名的,他佛、道两家都通的,一位成就的,所谓南宗道家南宗的祖师之一。“心内观心觅本心,心心俱绝见真心”,都是这个心啊心……好几个堆起来,“真明彻通三界,外道邪魔不敢侵”。

    

   由昨天晚上起,用观音法门,现在随时……这里是南普陀,还是体会他老人家所告诉我们的,他的方法经验。从音声而入道,是观音法门。你看“碰”外面,“碰”一声,我们自己这里厨房,哗啦,吵得很。每个音声你都听到,你看看都很清净。如果你心里不清净,听不见了。因为心里空就听见了,而听见了也是空的。假使你心里有个烦恼有个痛苦,有个东西挡住了,什么都听不见。“反闻闻自性”,观音法门,观音菩萨自己讲,第一句,第二句怎么讲,“性成无上道”,反闻闻自性,本性的性,就是道在哪里,道就在你那里。不是在佛那里,不在菩萨那里,是你本心本性上面,性成无上之道。这一念,把外面音声这个现象不管,能闻之性本在这里。能闻之性无声、无臭、无相,本来如此嘛。念念清净了,这个念念清净,一路定下去,慢慢成功了就成了道。反闻闻自性,性成无上道。尤其你们诸位年轻的师父们,如果参加了这一次,你觉得是上当也好,诚恳也好,好好体会几天,不要在这几天当中,你们生活太散慢,把社会上原来太散慢的习气,带到这一边来,带到禅堂里来,那是很不应该,那对不起,你就不要在这里应酬我,你爱去玩,赶快出去玩。这个位子,要想修行的,想进来不可能的在外面的很多。

    

   真到达了反闻闻自性,能闻之性,不要用心,本来在这里,这个时候你体会一下,前天所讲,安那般那一呼一吸,根本不管,也在不呼不吸上一念清净了。真的一念清净了,自然是不呼不吸了,所以叫“住息”。因此告诉你们,出

   入

   息,出入是两个现象生灭法,重点是不出不入,那一念清净,呼吸,彷佛一息停止了,自然的,这个才是息的境界。这个“息”的境界到达了,也就是念休息。你们大家,我们这一代都很崇拜虚云老和尚,禅宗。你看虚老的年谱,他原来在禅堂,高旻寺禅堂参禅。不过你注意,虚老也好,来果老和尚也好,年轻都是学道家入手的。后来虚老在禅堂参禅,那个时候他是参话头的,后世的禅宗,怎么开悟的?后来喝茶,茶杯打破,为什么茶杯打破了开悟啦?观音法门。杯子“啪”一声,喔…原来是这个啊,就是,反闻闻自性,性成无上道。不是话头使他开悟的。虚老,抗战时候在重庆做法会,我们都常在一起的,老师父,活了一百二十多岁过世,在江西云居山,我在台湾。他还给我留下话来,这是讲笑话。这些,重点不是管这些,是告诉你观音法门的重要。(引磬声)

    

   佛法,《楞严经》也讲心跟目,眼睛的作用。我们脑神经也好、心也好,一动念,第一个最厉害的,拿军队来讲,尖兵,前锋的部队,尖兵最厉害就是眼睛动了。不动,像你们的眼睛打坐起来,开眼也好、闭眼也好,都很低视向下面看的,眼珠子,不对。下沉一片无明中,而且心思更乱。换句话说这个姿态,闭到眼睛,眼睛好像向下面看的那样,就是后脑的视觉神经跟著向下拉,影响了大脑,反是不得安详、不得清净。所以你开眼也好、闭眼也好,眼睛眼珠子平视,闭著眼皮没有关系,你眼珠子也是平视。平平的不向上的,也不低下来,然后眼皮闭到,眼珠子摆正,不低下来,不向下,你自己体会一下,不向上,平正的。然后也忘记了眼睛,不看了,眼皮也关起来了。这个,脑子也好了,心也清净了。如果眼珠子摆不好,低沉,向下看,不对,向上看也不对。摆正了,也不斜,左右不看,然后摆正眼皮子一关,闭拢来,眼珠子还是向前面看,然后不看了。嘿嘿,你们说不看了,都看了,看什么,眼皮子看了。眼皮子盖到是看不到外面的现象,但是看到眼皮里面模模糊糊的光影。你以为眼皮闭著,自己清醒的时候没有看,看啊,看前面一片模模糊糊的光影。这个就不是眼球的作用啰,这是后脑视觉神经的反映。好,你就利用前面,所以大家眼镜,戴眼镜的最好是拿掉,拿掉了以后,你懂得这个法门,慢慢眼睛将来会好起来。我再讲一道,眼皮闭著,眼珠子摆正,不低视,也不上望,就平平的,眼珠子摆正眼皮闭著了,定住。这个“定”不是打坐的定,就是把眼球眼珠子定住,正的,然后不看了,当然没有看,眼皮一直关起来。但是你不看嘛,真的看到前面白茫茫的,或者夜里是黑洞洞的,你在看啊,不过大家不晓得看这个,这个你们学佛的注意,就是…尤其你佛学院的这些,教务长啊,了法、诚信,信不信,了不了,都不知道的名字好听,这个就是十六特胜里头,内观色。反转来看自己,内视。不是眼球反过来,意识看到了,前面白茫茫一片,还不是在看。(十六特胜在小止观以及袁了凡的《静坐要诀》中有,大家可以参考,不知我说的对不对。录者注)所以《楞严经》上佛问阿难,瞎子有没有看啊,阿难说,瞎子当然不会看了,怎么知道,佛说,你错了怎么不会看,瞎子看不到外面的色相,但是能看之性,是看到里面黑洞洞的模糊的一片,这个就是生理内在的有相的光明,你定在这个光明上,就是内观色。在道家呢,这样修,就是炼神,神光就定住了。所以有位温州居士叫薛国尧写信问我,他大概学过密宗,密宗有个法门“看光”,两个名称,一个是托噶,看外色光。一个是彻切,看内色的光。在密宗是不得了,无上大法。我们当年不晓得磕了多少头,拿了多少红包,供养哈达一大堆,认为还…东选西选,了不起才传一个法,等传给我了以后,我觉得…哎!不过如此我早知道了。什么密宗密法都在显教上,显密是不分的,都是理。理到了,事情就到,功夫就到。因为你智慧低,越弄得神秘,越稀奇,你越信仰,越信爷越可以带领进入,智慧高的人,什么是秘密?最秘密就是自己不了解自己,这个才是大秘密呢。父母没有生我以前,我在哪里,死了究竟有没有东西,我的心究竟是什么东西?是脑吗,是心脏吗,是肾脏吗,搞不清楚,这个才是秘密。所以托噶、彻切、看光,以中文翻译来讲,不是眼睛去看。刚才我告诉你,眼睛一闭,你看你们看到了没有?没有看到,看到了,里面模糊一片光中,然后你眼珠子不动,就在自己内在的迷迷糊糊一片光中上,安然入定不是很舒服吗,这就是内观。佛法没有来,密宗还没有来,中国古代有没有呢?我们自己固有文化,几千年以前就有了,大家忘了本不知道,中国文化叫什么,内视,内在的内,看东西视线的视,内视。所以道家“内视”之术这个法门,可以长生不老,炼神。但是,懂了这些还是方法,用这个方法,著手入门好极了。拿佛法来讲呢,在我们的大菩萨这位如来家里讲话,我要负责的,不然他要打耳光,我还吃不住。观世音菩萨,昨天晚上用音声下雨帮帮忙,现在我讲的也是他的本事。他还有个名字,叫观自在菩萨,就是他。你用眼睛这样看光,一定住了还是观,自己的,自己就在这里。这个眼识神光一回转来,一返照一内视,看得很清楚,什么都没有空空洞洞,你就在这个上面定下去。这就是观自在的入门的方法。当然不是究竟。究竟的观自在,观什么呢?由这个道理再看,找到那个能观的,原始的明心见性,最初那一点功能找到了,就是他的法门了,观自在菩萨。慢慢你这个眼睛定住,回来内视返照,“照见五蕴皆空”,身心内外一切是空的,“度一切苦厄”,你们不是会念吗,心经。所以观自在菩萨“行深”,行,就是做功夫。你这样深行去做,深了,功夫深了,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,智慧开发了,自己内观返照,照见五蕴皆空,度一切苦厄。就得度了。那么他怕舍利子不相信,又讲了,舍利子,我告诉你,是诸法空相。你这样一返照了以后,你就晓得了,一切法,你内观以后一切皆空,不生不灭,不垢不净,不增不減,就在这个本位上,舍利子是诸法空相,不生不灭,不垢不净,不增不减,是故为什么讲,是故,古文。现在讲所以,是故空中无色,无受想行识,无眼耳鼻舌身意,无色声香味触法,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,无无明亦无无明尽,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,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。你看,他告诉舍利子你这样一空,一定了以后,下面,无… 无…

   都是空,一路空到底,你们所学的佛法,十二、六根的六根六尘十八界,苦集灭道,一扫把统统扫得干干净净,无智亦无得,什么叫智慧?空的,亦无得,得道得个什么道,空,无智。你看他都告诉你了,这是他老人家自己说的,无智亦无得。不过他又来了,以无所得故,菩提萨埵,你达到了以无所得,空这个境界,才是菩萨境界,菩提萨埵。以无所得故,菩提萨埵。他说舍利子,你不要轻视了这个东西,依般若波罗密多故,心无挂碍,无挂碍故,无有恐怖,远离颠倒梦想,究竟涅槃。昨天有个女同学上来,还问心里有恐怖,你这样一了,有个什么恐怖,恐怖是你自己,自己捣鬼嘛。依般若波罗密多故,智慧的观察清楚了,心无挂碍,无挂碍故,无有恐怖,远离颠倒梦想,究竟涅槃。把妄想都丢掉,就究竟涅槃了,他就告诉说,三世诸佛,过去佛、现在佛、未来佛,依般若波罗密多故,都要靠这个观自在这个法门,智慧成就,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才能成佛,故知般若波罗密多是大神咒、是大明咒,是无上咒、是无等等咒。你们学什么咒语,密宗啊,以为有什么稀奇,没有稀奇的。然后,揭谛

   揭谛 波罗揭谛 波罗僧揭谛 菩提萨婆诃。显教的好像唸揭谛 揭谛 波罗揭谛 波罗揭谛

   菩提萨婆诃。差不多,爱怎么唸就怎么唸,可是你要懂得观自在,返观。与其看人家的面孔,还不如看自己的面孔。心经就不要写了,要你们去影印谁都会,不然小本子拿一本子,给不会的朋友们就行了,二百六十个字《心经》所有佛法都给你了。你们打坐修定,这样下去,配合安那般那,出入息,我们都耽误了,昨天把《瑜伽师地论》,弥勒菩萨很仔细告诉你的,只起了一个头,然后就跑到观音菩萨家里去了,昨天晚上跑到观音菩萨家里去了,现在还在他家里,还没有回到弥勒菩萨这里来。这个如果懂了,下坐行香的时候,也是这个样子,依然不变,然后七天完了,你们自己今后的修持,行住坐卧,都照这几天这个样子,假装也好嘛,也像一个样子,慢慢就变真的了,弄假就成真了。(南师敲引磬三声)行香!

   行云流水自然地走去,肩膀两手甩动,肩膀甩动不是手,肩膀一甩动,你内脏的五脏六腑跟著就气血流通了,不是身体摇动,肩膀甩动,肩膀跟身体两个机器。讲肩膀甩动,你把身体在摇,可见你这个肩膀这里,机能已经不灵活了,自己把它练习灵活起来。目光端正不要低视,两个肩膀甩动,行云流水,不要左右无人不管了,四个也好,三个也好,一个也好,就是我,心中无事,不要低头,如科学来讲低著头,把后脑神经拉得紧紧的,你也容易身体容易衰老,脑神经紧张,消耗体能又多,就不得啦。头一正后脑摆正了,脑神经不要紧张,就松懈了,就健康啦。讲科学都听得进,讲佛法就听不进,要命的。然后在我们这一次的禅堂勉强而行之,可是不勉强哦,你自己行得好,然后眼睛半开半闭的,左右四顾无人,左右有人不管了,还是心的作用。此心摆下,四顾无人,悠哉游哉行去。可是身心要端正,(啪,南师以香板击地,大众止步静立,南师四顾无语)

   药山禅师(大众边吃点心边听南师讲,反正我看是大家在把东西放进嘴里)非常了不起,药山禅师在江西,药山也在江西。所以我们现在讲人跑江湖,这句话就是那个时候来,那个时候这些大师不住在湖南,就住在江西,这些求佛求道的人,不跑湖南就跑江西,不跑江西就跑湖南,跑来跑去,所以跑江湖这样来的。药山禅师非常名气大,大师禅宗的了不起祖师,祖师者后人叫的。他的教育的门庭,就是他的家风,所谓家风,等于南普陀、北普陀各有各的作风。他的作风教育作风不同,跟人家不同各有一套,药山禅师教人家专门用功夫,参悟自己的自性,走禅宗的,南宗六祖的直指人心,见性成佛的法门,不准徒弟们看经典,不需要看了,你只要明心见性,你自己就会懂得佛经了,还要看个什么,不准人家看经。可是这位老和尚有一天,自己在山门外山上坐到,在看书,在看经,旁边有个徒弟就问了,师父啊!抓到师父的辫子了,光头也有辫子。他说,您平常都不准我们看经,您老人家自己在这里看经。药山禅师说,你们看经呀,把牛皮都看得穿了,注意这个话,你们看经呀,把牛皮都看得穿了,我看经遮遮眼睛的呀。这就是禅宗。所以你们现在的教育,书看多了学问又没有,把书本都看穿了,就看出了一个近视眼,眼睛也看坏了。所以我七十多岁了,你看我翻开这个本子看还不喜欢戴眼镜,虽然模糊一点,照样看得清楚,读了一辈子书比你们多,你们读个几本书算什么,老几啊,我武侠小说看了十万多册,就讲武侠小说,还不要说别的,大藏经看,翻了又看,看了又翻,眼睛怎么没有看坏,就是老和尚说,你们看书啊,把牛皮都看穿了,那个眼睛盯著

   ,头低下来,然后摆…不戴眼镜才怪了,我一辈子看书,教人家,没有躺下来看过,我的看过多少次的书,你拿出来检查干干净净,不要乱画的,我看书以前一定用帕子,手要洗干净,看书是端正看,从来没有这样看,躺倒了看不干的,所以精装本我很讨厌的,因为拿著很吃力。不会拿到这样,也不会是这样看,一辈子没有这样过,更不会书拿到厕所看,也不会躺下来看书绝不干,要看书就坐起来,端正这样看,要睡觉就书叠好,叠好怕把书搞坏了,还条子夹在里头,恭敬书是恭敬自己,不是对书本。所以有时候看书,我也…看电影,也看电视,他们同学们笑我,老师一拿到电视,我们那些老朋友,有些电视我叫…北京、上海,赶快听说那个电视好,给我买来啊,老朋友们就想办法给我买来,唐明皇也好什么也好,我就坐下来一看,七个钟头、八个钟头,一起把它看完,我懒得牵挂了,看完哈哈一笑,这样还编的不错,看小说一样,我常常坐在那里看小说,夜里一坐到天亮,然后天亮还在看,反正一部看完了拉倒,怎么眼睛没有看坏呢,我看电影也好,看小说也好,我要叫电影跑过来,我不要,那两个眼睛跑到电影里头去,你不是坏了吗,叫电影过来,叫书本摆在眼里,叫书过来,把神回收看东西,不是把这个精神外散,跑出去了,这个道理也就是我十七、八九岁在杭州,那个时候啊,我也同你们一样,练武功,要学成飞檐走壁,剑仙,练气功练到一把剑,我现在身上都有,今天没有带来,三寸长练成一把剑,白光一道,千里之外要你的头就是头,手就手,拿回来,要学成飞剑,结果搞了半天,也没有这个人,听说城隍山上有个道士,杭州城隍山,有个道士,你们现在去看那个庙子,不晓得…这个道士,满清的皇族出家的,会飞剑,谁告诉我,一个和尚告诉我,

   听说城隍山上有个道士,杭州城隍山,有个道士,你们现在去看那个庙子,不晓得…这个道士,满清的皇族出家的,会飞剑。谁告诉我,一个和尚告诉我,我的好朋友。我说怎么去拜师,他说我也在找,我们俩一起去。去了这个城隍山庙子,找这个道士,要见这个道士好困难,一关一关的挡驾,不在,不在,好几趟。有一趟总算受了我的感动,在了,见到了。这位老道士一出来,坐在客厅一看,肃然起敬,那真风范很好。道士穿的衣服干净而朴素,云鞋,鞋子布的,白袜子,风度肃然起敬,一起来,到底是真的满清皇族出家还不是,很有礼节,然后坐下,请喝茶,然后就贵姓啊,府上那里啊。不像你们现在搞了半天,连个名字都搞不清楚,常常有些,对老师非常恭敬写信给我,南怀瑾那个瑾字,不是写成言字旁,就是怀没有把我写成南坏蛋,还不错呢,不然南怀瑾就变成南坏蛋了。有个瑾字,你们很多同学写信来瑾字都写错了,里面是非常恭敬,名字都搞不清楚。古代我们问贵姓,台甫那两个字,现在问你们就知道了,就砸锅了。台湾的台,杜公甫杜甫的甫,台甫就是你的大名。然后我们一听,不敢,台甫,不敢,贱名什么,小氏什么。有名,还有号。府上那里,府上,我们答复是舍下。现在人,我一问他府上那里,我的府上福建,我都要了命了,我的妈,一听就赶快转话了,你家里那里。如果问你的儿子几位,令郞几位,什么令郞啊,你的小狗几条嘛。你现在这个文化礼貌什么都没有,所以我在外面…这个儿子有一次,从小教他们,在台湾时候。我的那个儿子读小学回来告诉我,爸爸,你的那一套不行的。我说,怎么不行。我到同学家里去,人家问我…这个,我舍下浙江。他说,他那个仰爸爸就愣住,听不懂舍下,我就晓得他不对,我就说,我的家里是浙江人,不过我也没有到过,这样一说就通了。你那一套没有用的,我说有道理,这个时代变了。所以那个道士然后就问我,你先生啊……那个时候,我还不到二十,他年纪……那真是像一个神仙化身,他说,听说你先生好几次要想找我做什么?我就站起来,要给他跪拜,他说不必。马上站起来,不要多礼,请坐,那么我也不勉强,我说我啊,听说您是一位剑仙,我也要学剑。不要迷信,没有这回事,那还有这回事,神仙,我出家修道家,没有看到过神仙,不要迷信。然后讲练剑,他说听说你学了武功,很好啊。我说,那里……就是找不到明师,所以特别找您,他就眼睛看看旁边侍者小道士,这个小道士就有数了,一声都不响,不像我们古国治,大家……叫了半天,老师啊,干什么?那些小道士、小和尚聪明得很,师父一看他马上去拿一把剑来站在旁边。他说,你要学剑,你会练剑。我说,会一点,江湖玩意。可以,把剑拿来,请你比几下我看看。我拿了剑,只动不了几下。好,够了谢谢,把剑再交给他套起来。这个没有用,练武术练剑,我,他说,没有学好,当年练剑怎么练,站在那里,一把剑,叉手手要直,剑要拿好,就是这样劈剑,手腕在动,最后是什么呢?房间,一个黑的房间插一枝香,点一枝香,这个剑这样劈,劈这个香头,劈下去把香劈成两半,香头上火光没有熄掉,初步可以说你懂得用剑了,我这听听,我一身冷汗都听出来了。

    

   他说第二步,你手里抓一把绿豆,马步蹲好,这个剑丢一颗绿豆,碰,分成两半了,那苍蝇过来,一剑就两边了,然后才可以开始练剑,我的妈妈。现在这些没有用了啦,没有用,你武功再好飞得起来,那个一枪,碰,一颗子弹下来了。然后告诉我,我看你先生,前途无量,不要学这些小东西,武功什么……对你没有多大,你的前途。我说我想拜您做师父,他说,你另有明师,我不够做你老师,不过我吩咐你,两件事,你既然那么诚恳找我,我要贡献你一点东西,

    

   第一,看世界上任何的东西,要轻松不要严重,尤其眼睛要会看东西,他一般人都要看花,看风景,把那个神,眼神看到好的花,都盯到花的上面去,错了。像杭州风景那么美,你出去看风景啊,叫风景跑到你眼睛里头来,看花要把花的精神收到我的眼神里头来,看山水要把山水的精神收到我的眼神里头来,不要把自己的精神放到山水上,放到花上,它没有用处,你也没有好处。这个话我一辈子记住,所以我现在眼睛也很好,可是进一步还不只眼睛,他就是一个道法告诉你,精神内敛。我们一听肃然起敬,师父,谢谢。

    

   第二点呢,我们的心脏只有拳头那么大,将来你出去会做很多很多的事,你先生,我看你前途很辛苦,责任很大,这个心只有这样大,什么事情不要装进来,痛苦也好,烦恼也好,得意……不要向里头装。我们心脏,拳头那么大,装不了多少东西的,什么东西,痛苦、烦恼、得意,统统丢出去,都丢出去,都丢,什么不准装进来,统统丢掉,你就前途无量,后福无穷。真感谢。然后看看徒弟,徒弟就把茶拿过来,请喝茶,这老规矩,端茶送客。徒弟把茶拿过来,他接过来叫,请喝茶,我就赶快站起来,告辞了,这叫端茶送客了。等于现代人,谈几名句话,看看表,对不起啊,我还要开会,就赶快走了。你要开会,我还只有……再谈一分钟,只要再给我一分钟。笨字加个蛋字,就是笨蛋了嘛。人家已经看表了,已经讨厌死了,看两次了,你还尽坐在那里,拿起茶来喝,我还有一个意见要告诉你,还有一个问题要请教,笨的透顶了。所以他茶……徒弟端过来,请喝茶,我晓得了小说看多了,老人家已经端茶送客了,等一下如果再不走,叫徒弟,开门,送客,再见,走了,你怎么办。现在人没规矩的,乱七八糟到处……你看刚才跟你们讲眼睛,我是当年亲自经历过来的,所以现在这个眼睛,幸而我非常感谢我这对眼睛,看了几十年的书,看了年纪那么大,总算还没有坏,但是……到了中年,有一段用功到了某个,所以汪曼之,汪老,这位菩萨,他八十八岁了今年,前两天一到,眼睛难过得很,他两个学生很着急,认为……他自己知道气到了眼睛。我说你对了,明天就会走通了。可是有时候修行气到了,我眼睛有一度几乎模糊了,中年,可是我就不用眼睛写字,为什么,准备瞎了怎么办,瞎了你也要写字,夜里不开灯不用眼睛,闭起拿一张纸笔写,第二天再看看,一行还写得蛮整齐的,眼睛是假的心是真的。你没有眼睛心里头有个眼睛,这是……摸一摸有这样大的纸,我写的第一笔写这里,第二个写这里,一路下来,一行一行。瞎了怎么办?一定靠眼睛做人吗?同样的死了怎么办?一定靠身体走路吗?

    

    

   所以禅宗是个大密宗,我都把它揭穿了告诉你们,你们去参,怎么参得懂啊!自己也没有打坐也没有用功,学禅学呀,学禅学有屁用,禅学是真东西,药山禅师的名气很大,这个时候有个名人,韩愈,你们都晓得,韩愈,大家说他反对佛教,他不是反对佛教啊

   ,他上书反对当时唐宪宗迎佛骨,请舍利子。现在在山西大同的那个什么庙子?一下子想不起来了,帮个忙,你们都知道,我老了不行了,记忆力差了,现在就在那里(西安法门寺),当时唐宪宗把那个佛骨,佛骨就是舍利,舍利不是舍利子哦,小小的叫舍利子。就是佛的遗骨一块,那个叫舍利。他要请回皇宫里头供养,所以韩愈借这个机会上报告反对。皇帝信佛可以,你请这个舍利子,全国的力量,花了那么多经费,请回宫廷来供养,国家的财政花多少!老百姓的血汗。而且他看到皇帝信佛出家的太多了,一出家了以后,社会的生产力量就不够了。学佛可以,为什么那么多啊!他是反对这个,可是他老兄文章写得好道理讲不清。所以皇帝一拍,气了,把他贬到潮洲广东,这是韩愈。

    

   可是韩愈有个侄子,就是八仙里头的韩湘子。哥哥死了有个侄子,这个侄子跟他那个思想两样。韩愈讲儒家的也孟之道,韩湘子要学道的。可是呢,父亲没有,跟着韩愈长大,可是他跟他两个学术路线走的两样,韩愈。韩湘子就溜了,跑出去出家修道去了,学道学了好几年。有一次韩愈,你看韩愈的文章你们读过没有,《祭十二郞文》读过没有,韩愈《祭十二郞文》,还有个侄子第十二死掉了,韩愈写一篇文章祭他,很痛苦的,他说,我啊,现在老了,还没有孩子,“发苍苍,视茫茫”。老了头发也白了,视茫茫眼睛也老花了,看不清楚了,你以为他多老,才不过四十岁。以前的人,养生之道没有,医药也不发达,到了三、四十岁,头发也白了,发苍苍,视茫茫。我后来到了四十岁的,那个牙齿,十几岁就不好,我说我还要加一句,齿摇摇,牙齿都摇动了都完蛋了。有一天,他在这个伤心的时候,这个侄子死了,另外韩湘子又跑掉了,作寿了他生日,那个时候他官也不小,名气大,韩愈是名气很大,对于中国文化说,文起八代之衰,人家恭维他文章。实际上怎么叫文起八代之衰,韩愈提倡古文,你们都晓得,读历史要懂,现在给你们上历史课,怎么叫文起八代之衰,南北朝的文章,都是四六体的骈体文,对峙,美极了,

    

   你们读过《滕王阁序》没有啊,也没有,我的妈妈,我的老祖母,怎么办啊,你们这一代,后代的教育。《滕王阁序》是王勃作的,比韩愈早,十二、三岁作这篇文章,名留万古,只有十二、三岁,那真美啊,我中间背二句给你们听听,我们都是十一、二岁就背的,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。多美啊,描写那个风景,在江西南昌滕王阁,落霞与孤鹜齐飞,鹜晓得吧,不是那个雾,鸟,鹜是下面一个鸟,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。好多漂亮得……美丽的不得了的句子,这二句比较更美丽一点。又插上来了,我们说笑话,说文人把自己的文章爱的漂亮,等于一个女孩子爱自己的漂亮女色,死了都不放,据说王勃很年轻就死了,就在滕王阁上变鬼了,变鬼啊,夜里就念……就听到鬼念了,他自己灵魂,出声音的,落霞与孤……不是这样念,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。我们以前读书是这样读的,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。写文章,写白话也一样,你要念一下,写白话这个字敲起来,不能够变成音韵唱出来,这篇文章不好,不管文言、白话都不对了。的你妈呀我的妈妈的,也要唱得出来,我的妈妈的小脚,或者我的妈妈的大辫子,都要念得好。所以王勃死了,在滕王阁变鬼,就念自己这两句得意文章,大家都没有办法嚇死。有一个读书人说,这样,我去把他收了这个鬼魂,这个读书人就到了滕王阁,夜里住到半夜,王勃的这个鬼魂又出来了,声音出来了——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。正念着,这个读书人,王勃,什么狗屁的文章,那么得意,念个屁啊,没有了,没有声音了。半天,王勃这个声音又出来了,落霞与孤鹜齐飞……叫你不要念就不要念,你以为你文章写得好,你这个文章写得不好,你知道吗,多余的,中间多了二个字,你知道吗?落霞孤鹜齐飞,自然有个“与”字在里头,秋水长天一色。自然有个“共”字在里头,你“与”跟“共”两个多余的,你还得意,现在还在这里嚇人,滚你的,从此这个鬼不念了,这句文章就是太肥了,要減肥,減了两个字,刚刚好处就不胖了,他说,落霞与孤鹜齐飞,落霞孤鹜齐飞,用不着“与”嘛,秋水长天一色。就用不着“共”字嘛,这个共字放在里头,就是肚子大了太胖了嘛。这些文章的故事很多,所以有一个读书人,功名考不取,同你们年轻同学,这一边佛学院这几位年轻同学调皮捣蛋,你们没有本事,人家有本事,

    

   有个年轻的读书不好,他就将自己去挂一个牌子,诗医。你们觉得诗、文不好,都要拿……我是医生,都要拿来给我医医,人家问他,你少吹嘛,他说,真的嘛,古人的诗,你有些什么,有些诗太肥了,有些诗要胖一点,要补药太瘦了,你以为古人的都对啊。人家说,那怎么说呢,他说你们读的古诗,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,借问酒家何处有,牧童遥指杏花村”。我们小的时候,这些都是课外读物,叫千家诗,很多名诗都在上面,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,借问酒家何处有,牧童遥指杏花村”(南师按老的念书方法再次唱念,别有味道)。我们当年是读书这样读,这样摇头摆尾读,读起来摇起来读,读到脑读到肠子,读到大肠里头去了,永远忘不掉的,那两个什么字不知道,你只要一问这首诗,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就出来了,你们现在读书是记靠硬记,靠笔记本记,记了半天只有笔记本上有,脑子同大肠里头没有,所以永远是空的。这首诗我们小时候读的。它太肥了你知道吗,什么?时节雨纷纷就对了,不一定清明嘛,你看那我们这两天雨纷纷,还没有到清明啊,太胖了嘛,“行人欲断魂”就对了嘛,“行人”当然在路上嘛,何必加个“路上”呢,“酒家何处有”一定是问人的嘛,就有“借问”嘛,“遥指杏花村”不一定是“牧童”嘛,问到一个和尚,那个酒家在哪里,和尚这个师父讲就在那一边。都太肥了,嘿!讲得蛮有道理。这个话我当年写文章,也给一个老师骂过,这个老师是举人,我问他,我的文章自己认为很得意。不错,不过你犯一个大毛病,什么毛病,捨不得,什么叫捨不得,你有很多好句子,可是就是这一段,这一篇文章来,同这个句子不相合,你觉得自己句子太美了,硬要把它插进来,他说你就完了。当时听了很有道理,可是真捨不得啊。每一回自己的好句啊,硬要把它……就像每一个人一样,有一点长处拼命要表演。等于一个女孩子,有了一个金刚钻(钻石戒指)啊,抽支香烟啊,指头特别动两下,就显一显给你看一看,就是这个毛病。所以文章要捨得,这也是我受的教育,传给你们。

    

   现在讲回来,韩愈做寿了,插过来啊,插过来解释一路一路的,我讲话常常乱七八糟叉开了,可是你们把它记录下来逗起来,这一段就矮一点是注解嘛。原来的主题是讲韩愈这个还没有完,韩愈上面还有个主题是讲药山禅师,这就叫逻辑科学,这个思想路线你不要把我搞错了,你不要以为我是乱七八糟讲,我讲的你看,我脑子清清楚楚。讲药山禅师引证到韩愈还没有来,因为韩愈提到文章,因为文章讲到滕王阁,因为滕王阁讲到这个医诗,倒回来找那个主题。韩愈,第二部,韩愈的侄子不是去修道,韩湘子八仙里头,韩愈在怀念两个……一个侄子死掉,又怀念这个侄子出家当道士气死了,有一天做寿,他回来了。韩愈一看,那天是大喜日子,也不好骂他,看他穿一个道士这个样子,邋里邋遢的回来了,又喜欢又不高兴,结果就问问他,来给他叔叔拜寿总不错,你做什么不读书不考功名,在外面去学这个干什么当道士,有些什么本事啊,没有啦,叔叔,今天你生日大喜的日子,我给你变个花样,给你高兴高兴好不好,我在外面学来的。叔叔说,好吧!他东一搞西一搞,手画的,一口气,一盆很好的牡丹花,摆在前面,那个季节是不可能有牡丹花。他一看奇怪了,然后仔细看看牡丹花上,他写了两句诗,韩湘子在牡丹花上面二句诗,你记住啊。你这个擦掉,这两句先写在那里中间(南师对写黑板的同学说),两句诗写什么呢?“云横秦岭家何在,雪拥蓝关马不前”。云横秦岭家何在,雪拥蓝关马……“蓝”是蓝顔色的蓝,雪拥蓝关马不前。韩愈一看,这个牡丹花上面,这个侄子变出来,尤其那二句诗很好,没有什么了不相关嘛,不过好句子他记得了,就这么一个玩意。祝寿那一天完了,生日完了,一早这个侄子呢,又走掉了。这一下有这个故事,所以韩愈为了反对唐宪宗把这个佛骨请回宫廷里头,上了一个奏摺,这个古文里头都有,韩愈奏迎佛骨的表。对皇帝不是……以前的报告给皇帝叫表文。他就送,皇帝一生气,胡闹,反对我的意见,把他贬了,就下放了,下放到潮州来,反地方官去了,就现在讲下放。这一下放他惨了,韩愈,那么大的名气下放了。带一个家人,那个时候交通工具骑一匹马,冬天就被下放了天很冷,由长安到广东的潮州,那个时候没有飞机,没有火车、也没有公路,很可怜的,骑一匹,又很穷,他是个清官骑一匹瘦马,冬天下雪天刚好到了陕西秦岭,非常凄凉,他一下想起来了这个侄子韩湘子。这个孩子怪了,三年以前来给我做寿,为什么写这二句诗,现在就到了这个境界。他下放,“云横秦岭家何在,雪拥蓝关马不前”,就到了。侄子就告诉他说过,不要认为功名富贵,没有了不起啊!你的灾难来啦!这是韩湘子的故事。八仙里头。他这样想到韩湘子啊,哭了,这个侄子大概得道了,早就警告我,因此韩愈把侄子这二句写成一首诗,怎么写呢,“一封朝奏九重天”,一封,朝奏,奏本,九重天,九重天是皇帝前面。“夕别朝阳路八千”,夕别朝阳,朝阳就潮州,路八千,就是那么远下放,“欲为圣明除弊政”,欲为圣明,皇帝圣明,除掉毛病,弊有作弊的弊,作弊的弊、政治的政,欲为圣明除弊政,“肯将衰朽惜残年”,肯将衰朽,朽木不可雕的朽,惜,可惜的惜,残年这句话讲我老了,准备忠心报国,皇帝要杀我都可以,我该讲的话讲,敢将衰朽,老了的这副骨头交给国家了不怕了,惜残年没有什么了不起。云横秦岭是家何在啊!雪拥……这不要擦掉嘛,所以叫你中间写着等嘛,(南师在背诵的时候,不断的指点写黑板的同学,并加以讲解,所以诗句不连续)云横秦岭,把侄子成仙了那两句句子湊起来了,这个时候果然找遍了,“云横秦岭家何在,雪拥蓝关马不前”,他写到这里的时候,他一边流泪,好像那个韩湘子就站在他前面,他就叫他,韩湘子又隐了,不给他看见。就是说叔叔,你那么念我,你不要难过了,有这个灾难,这个神仙就来一下,等叔叔真要找他,他又不给他看见了。他下面二句怎么说呢,因为有这样下面两句,“知汝远来应有意”,他说我懂了,你修成功了,你在“知汝”知道你,“知汝远来”很远的来,很远的地方,知汝远来应有意,我懂了,我懂了。他说,你为什么现身给我看一下呢,“好收吾骨瘴江边”,“好收”收起来收拾的收,我的骨头,反正我会死在广东了,好收我骨瘴……山岚瘴气的瘴,“瘴”我讲错了,好收我骨瘴,病,病字里头,病壳,一个病字,一个文章的章“瘴”,“江”第二个是江字,下面一个江字,瘴江,三点水的江,旁边的边,南方多瘴气,到了广东,气候不对,容易生病的,瘴江边,他讲韩湘子,你来给我看一下,我懂了,我懂了,你真成了道了,先就警告我,现在你又跟我见一面,又赶快走了,不让我叫你,他说你…大概我这一次下放到广东会死在广东,你给我看一面,你就告诉我放心,万一我死在广东将来给我棺木搬回来。其实韩湘子故意现身给他看一下,他没有懂,就是叫他,你放心,你还会下放几年会回朝的,后来果然回朝了,这些你看八仙的故事就看到了,这个正史历史上没有的,那么讲到韩愈,为什么讲药山禅师到韩愈?


德64.p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