厚德菌 厚德菌

一个八〇后文艺范儿佛系程序员。

目录
青年画家锺大椿发家史,转自吾尊时尚
/      

青年画家锺大椿发家史,转自吾尊时尚

差不多去年这个时候,锺大椿还是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。

去年七月,大椿和所有毕业生一样,领了毕业证被清理出了大学校门。

按照大椿家里的想法,在老家乐山考个小学教师挺不错,每天中午还可以回家吃顿红烧猪头肉,可是大椿不愿意过这样没有挑战性的生活,还因为职业生涯规划问题和家里闹了一场不愉快。

像许多有出息的青年一样,大椿发誓要到远方混出个人样来——于是就买了张火车票到了离家200里外的成都。

大椿大学专业学的是人物形象设计,也就是化妆。当初选专业时脑子进的水,都变成了找工作时的血和泪,于是大椿改行了,凭借着自己乐山市五通桥区少年宫学到的看家本领,去了一个书画辅导班上班,可是当时的老板觉得大椿的水准不足以给小朋友传道授业,于是就安排他去太阳伞下边发传单招生,大椿不干了,实在受不了窝囊气。

我第一次见到大椿的时候,并不喜欢,头发梳得像狗舔过的一样油光水滑,虽然表情中掺杂着对未来迷茫的灰头土脸,但表现出来的却是一副吊吊的样子,给我递了一支“荷花”,于是我们俩就开始交流烟草文化,他说他喜欢收集烟标,作为一个老烟民的我这才对他有点好感,待到我们俩把他那包“荷花”抽完,我说来我这边工作室吧,你这个揍性还是适合搞艺术。

大椿刚来工作室,没有画画,而是刻砚台,刻得右手中指磨出血泡,自己缠上创可贴继续整。大椿有一个优点,屁股沉,能坐得住。我们工作室坐的都是成都老式火锅店那种条凳,大椿在这种板凳上能一坐一天。

春节过后,一个偶然的机会,我看见他画了一幅小画,还挺不错。我说大椿要不咱画画吧,刻石头太费劲了。

然而,画什么?

粘贴复制宋元的残山剩水?拷贝临摹明清的花鸟虫鱼?这样整几乎是死路一条,这样干的人太多了,关键是,没人买。

——应该画自己的画。


既然大家都顺着来,那我就横着干一把。

其实现在的年轻人有许多的小情调,大椿也是众多年轻人中的一员,为什么就不画点表现时下年轻人的东西呢?

大椿画画之前,都是先动脑子的,他要想今天想表达个什么,然后再去画个什么,再加上自己特有的题跋,于是就有了自己的风格。

实践证明,此路可通。

过完春节到现在差不多10个月时间,大椿在线上已经积累了8万多忠实粉丝,他的画从开始的160一幅的润格,到现在480一幅——不涨价不行,因为订单太多,画不过来,前两天跟我说要不再涨点?

大椿的画,尺幅都不大,一般是33X8厘米,这样的尺幅装个框很漂亮。这个尺幅不到四分之一个平尺,如果按照平尺算的话差不多2000块钱一平尺,许多成熟画家的价码也不过如此了吧,而锺大椿走到这一步用了不到一年时间。

现在工作室里的烟,都是大椿买的,20多块一包的大前门,大椿让我给他定一个2020年的小目标,我说来年实现大重九自由吧。

我乐于看到大椿这种画家越走越好,也相信他的未来可期。

下面我们来看看大椿的一些作品吧。


好青年受表彰,坏青年走四方。


有的东西,不喜欢是因为不懂,懂了就喜欢了;有的东西,喜欢是因为不懂,懂了就不喜欢


即便吃土,也要优哉游哉。


行乐须及春,行乐须及夏,行乐须及秋,行乐须及冬。


这是一个谁瞅谁都xx的时代。


好事儿坏事儿,过后想想也就那么回事儿。


江湖事事太乱,人情纷纷不堪。关机隐身锁户,独自沉醉花前。


一点浩然气,万年愣头青。


生前不管身后事,浪得几回是几回。


承认不足,会成长;死不承认,会很爽。


发乎情,止乎周公之礼。


与其向往,不如出发。


别把时间浪费于重复别人的生活。


忍一言你算老几?退半步我凭什么?


众生皆苦,我独甜。


一本歪经


君子不器(也有偶尔正经的号时候)


你以为很多事情你不去面对就不存在了吗?是的,确实是这样。


倘若想都不敢想,还说个锤子。

喜欢锺大椿的可以微博找他@锺大椿​​​​


德64.png